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我怎么敢兇你(陸南枝謝行止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我怎么敢兇你(陸南枝謝行止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我怎么敢兇你(陸南枝謝行止)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主角是陸南枝謝行止全文免費閱讀哪里看?小編推薦我怎么敢兇你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:他渴望的是徹底擁有,目的性太強的算計讓她連逃跑也無法做到。 黑暗中他輕輕吻她,聲音壓抑又決絕:“比起放手。

3

舉報
下載閱讀

主角是陸南枝謝行止全文免費閱讀哪里看?小編推薦我怎么敢兇你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:他渴望的是徹底擁有,目的性太強的算計讓她連逃跑也無法做到。 黑暗中他輕輕吻她,聲音壓抑又決絕:“比起放手,我寧愿用盡手段將你留在身邊,哪怕你恨我。”

小說簡介

謝行止第一次見陸南枝是在她父母的葬禮,小小一只躲在爺爺身后,不安地抓著大人的衣擺。
后來陸家落魄,她被接到謝家。小朋友很乖,但總是怯生生的,不肯親近人。
謝行止以為她是養不熟,然而在他準備回瑞士前一晚,小朋友鼓起勇氣去找他,眼淚汪汪抬頭望他,連尾音都在發顫:“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不走呀……”
那一刻,她的依賴如溫柔落雷擊中,謝行止摸摸她的頭,心也軟成一團。
他是眾人眼中性情冷漠的謝氏執柄者,作為最好的工作機器,延續著整個龐大酒店帝國蓬勃的生命力。連他自己都認為,不會再有任何事物在他心中占據如此重要的位置。
但現在,似乎不一樣了。

我怎么敢兇你全文閱讀

謝行止愣了一下,起身,用毛巾揉揉她的頭發:“是,怎么想起問這個?”

陸南枝又不說話了,謝行止想了想,很容易猜到:“杜教授告訴你的?”

坐著的人點點頭。

“你知道我本科是建筑學,都是以前的事了,也沒什么特意提起的必要。”謝行止解釋。

她知道他說的沒錯,可不知為何總有種很微妙的感覺。說不清是發現他是Z的驚訝,還是意識到他曾經多有天賦卻放棄建筑的惋惜。

謝行止因謝家放棄了很多,為了不讓謝行舟像他一樣被謝家束縛,他甚至連本該加諸于謝行舟身上的責任一并肩負。

排開謝行止的示愛不談,她心底是崇拜他的。強大、自信又從容,***王一樣指引著整個集團的前進方向,讓人忍不住去仰視。

那是她永遠不可能達到的境界,所以她覺得這樣的謝行止無比耀眼。

選擇建筑學,有謝行止為她提前放棄建筑的原因,更或許因為她本來就想嘗試離他更近些。如果沒有發生暑假那件事,一切都會很好。

陸南枝不自覺又陷入厭棄的情緒,半天才開口:“……杜教授說關于光和建筑的問題可以問你。”

“嗯,你想問的時候隨時可以找我。”謝行止側過頭看了一眼她的表情,開始用吹風替她吹頭發。

陸南枝的發質很軟,像絲綢繞在指尖,纏纏綿綿。謝行止喜歡親手替她打理一切生活瑣事,包括吹頭發這種小事。

濕漉的頭發重新變得蓬松柔軟,謝行止收好吹風和毛巾,替她拿來一杯溫牛奶。

平時他總是西裝革履,領帶夾、手帕、腕表一樣不落下。唯獨在家里,會卸下公式的外裝,穿得休閑許多。

比如此時,他身上的黑色條紋襯衣就沒好好扣上,露出被束縛的喉結和鎖骨。凜冽鋒利中帶上一絲慵懶,***得不可思議。

陸南枝一邊******喝牛奶一邊看他,桌上的手機突然來電,謝行止在陸南枝身邊坐下,接起來:“什么事?”

聽筒那頭隱約傳來許聽風的聲音,像在匯報什么急需處理的事。謝行止皺眉聽了會兒,嗤笑一聲:“我給過他機會,事到如今想求我放過?我已仁至義盡,如果三天內不簽字,別怪我什么也不留給他。”

許聽風顯然已經熟知謝行止的風格,確認他的意思后很快便結束通話。只言片語里謝行止的強硬做派彰顯無疑。平時電話會議時,他也是這樣的。

陸南枝聽許聽風說過,謝行止以鐵血手腕著稱,肅清敵人從不留情,是謝氏真正的大魔王。但這樣一個人,卻總將她照顧得無微不至,這讓她如何能不掙扎。

“你……高中就開始做建筑設計了呀?”捧著牛奶杯放在膝上,話題忍不住又兜回去。

謝行止“嗯”一聲將手機隨意扔回桌上:“更早的時候,大概小學畢業。”

“怎么那么早就……”
謝行止低聲笑了笑:“你13歲也拿IFDA金獎了,我不算很早。”

“我那是因為、因為……”陸南枝想說她是因為沒好好上過小學,別人花在學校的時間她都用來跟爺爺學木工了。謝行止知道她要說什么,招招手示意她靠近些:“枝枝比我厲害得多。”

謝行止溫和的態度讓她放松警惕,乖乖坐過去:“杜教授怎么知道你是Z?”

“中學的時候他指導過我。”謝行止一手搭在沙發靠背上,一手輕輕撩起她的頭發放在手心摩挲:“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,時間又過去太久,我也就沒特意和你說。”

聽出他是在接著解釋,陸南枝搖搖頭:“我明白的。”
她沒有想怪謝行止的意思,只是這個消息太令人震驚了,一時沒太回過神。

“那你能和我說說Oniros酒店的設計思路嗎……”小手不由自主握緊玻璃杯,Z僅有的設計個個都是無與倫比的杰作,明明謝行止經常指導她繪圖,知道他是Z后倒有點緊張起來。

謝行止手掌抵著下巴無聲微笑,當然沒有拒絕。陸南枝立刻放下牛奶,跑回房間把杜教授給的資料抱出來。

謝行止是位指導性很強的老師,在別人身上沒有過的耐心都放在陸南枝這里,深入淺出,循循善誘,輕易讓人感受到他分析案例時渾身散發出的魅力。

陸南枝也是位好學生,話不多,擅長聆聽,但開竅快,很容易在教給她的基礎上舉一反三。

聽完他的分析,陸南枝小臉紅撲撲的,眼睛里都是小星星。謝行止是ETH建筑系高材生,從他一直以來對她畫圖的輔導就可見一斑。但她從沒聽過謝行止說他的設計理念,也就不知道他心里藏著宛如皓月星辰的建筑世界。

陸南枝不知道怎么表達此時的情緒,只能眼巴巴去看他。她聽得認真,絲毫沒意識到自己幾乎是被謝行止半圈在懷里的***。這樣的距離配上小動物似的眼神殺傷力***,謝行止深深吐息,將她的小腦袋移回圖紙的方向:“還有問題么?”

陸南枝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在逼他犯罪,還不太樂意地晃晃腦袋擺脫他的手,又去看他:“你為什么喜歡研究光線運用呢?”

“與其說研究光線運用,不如說我只是在考慮怎么用強烈的光線穿透沉寂的黑暗。”謝行止往沙發靠背上靠一些,看著這樣的她,沒有再克制地伸手摸摸她的小臉蛋:“黑暗并不僅僅意味著深淵,它是光的盡頭,也是光誕生的地方。當光在原本黑暗的空間內沖撞,多樣的場所開始分割出現,會讓人有關于‘生命’的聯想。”

“充滿勻質光線的空間是乏味的,黑暗與光明不斷滲透,才能帶來更震撼人心的精神力量。”謝行止手指落到她的下頜,沉如深海的眼睛凝視著她。如果他是永恒枯寂的黑暗,那她又何嘗不是跌跌撞撞照進他心底的光。

陸南枝聽得懵懵懂懂,歪著頭想了一會兒,才點點頭。單純充滿光線或黑暗的空間猶如一潭死水,當光影交錯變化,建筑空間也躍動起來——大概就是這意思吧。

陸南枝還在回味,授課完畢的謝行止卻早已心不在焉。

陸南枝那雙霧蒙蒙的翦水雙瞳因思考問題看起來更加無辜,黑發順著白皙圓潤的肩膀垂下,香云紗一樣柔軟的美。

他沒松開她,盯著那櫻唇看了會兒,毫不猶豫低頭去吻她。

這個動作發生得太突然,陸南枝還沒回過神來就被精準捕捉到雙唇。瞳孔猛地收縮,她驚得下意識就想彈起來。但她實在離謝行止太近,稍有撤離的動作,立刻被謝行止用手臂攔住,壓著腰摁進懷里。

握著下巴的手指換了個方向,更方便他的掠奪。

謝行止吻得很重,絲毫不給人***的機會,好像就是不想讓她清醒似的。陸南枝一時也真沒反應過來,畢竟剛剛還在好好討論學術問題,怎么突然、突然就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呢?

腦子不夠用,氧氣也不夠用,陸南枝被緊緊桎梏她的男人吻得渾身都在微微顫抖。

謝行止身上也有淡淡的雪松味道,比起她用的香水,這股味道更清冽,甚至帶著些積雪的涼。但此時那股涼又好像無比炙熱,燒得她整個人開始發燙。

終于清醒些,陸南枝抬起發軟的手去推他。不僅紋絲不動,還被他抓住手腕,直接調轉位置壓進沙發內。

“你……唔……你夠了!”終于把一句話完整表述,謝行止稍稍頓了頓,陸南枝以為這句話奏效,正準備起身逃跑,又被謝行止抓回去。

他的唇幾乎就貼著她的唇角,凜冽幽深的黑色眼睛自下而上看著她,輕笑一聲:“這怎么夠?”說完不等她反應,再次掐住她的下巴餓狼一樣吻上去。

小姑娘被吻得眼尾通紅,喘得好像下一秒就接不上氣來。最后還是陸南枝又被親哭了,謝行止才無奈放開她,摸摸她的小臉,長手一伸扯出幾張紙巾替她擦眼淚:“好了好了,怎么突然哭了?”

陸南枝紅著眼睛惡狠狠瞪他,她為什么哭他心里沒點數嗎。

謝行止被這控訴的視線看得良心一痛,嘆息,越發柔了聲線哄:“是我的錯,一時沒忍住,別哭了。”

陸南枝簡直不想理他,原本最近關系稍有緩和,今天氣氛這么好,他怎么能說動手就動手呢!氣鼓鼓拍開謝行止伸過來的手起身要走,立刻被他拉回去。幾個來回陸南枝終于受不了了,帶著哭腔指責他:“你怎么能這樣!”

“我怎樣?”
“怎么能突然親我!”

“那下次我先征求你的意見?”
“……”陸南枝崩潰:“不是這個的問題!”

“那是什么?”謝行止將她的手放在手心,一根根掰開她的手指,強行與她十指緊扣:

“上次我也說了,親吻屬于最低限度的觸碰。而且,以前你也沒這么抗拒。”

我怎么敢兇你免費閱讀

“以前、以前那是親臉親額頭什么的。”陸南枝小嘴往下一撇,這種程度的親吻她確實不抗拒。

“反正都是親,換個地方有什么不妥?”謝行止不僅偷換概念還理直氣壯。

陸南枝性子軟,臉皮也薄,面對突然不要臉的謝行止根本不是對手。“你”了幾聲沒“你”出個所以然,咬著唇偏過頭:“那不一樣。”

“有什么不一樣?”

“額頭和臉是家人的吻,嘴是……是男女的那種……”陸南枝不太好意思提這種事,說到最后聲音有點小。

謝行止面色沉靜,看她的眼神卻溫柔如水。剛想重申自己的主張,陸南枝卻像怕聽到他說出什么話似的,急急忙忙補充:“我真的……真的只把你當哥哥,我們就當家人不好嗎?你為什么非要勉強我呢……”

陸南枝知道這話肯定不合謝行止心意,一邊說一邊偷偷看他。果不其然,話才說一半,謝行止的臉色肉眼可見沉下去,線條凜冽的下頜線繃緊,即使什么都還沒說,也足以讓人感受到強烈壓迫感。

陸南枝不敢接著說了,微微挪動一小步,被謝行止猛地拽住手臂。

剛才的繾綣消散無痕,沉默蔓延開,謝行止聲音里帶著克制,半晌才開口:“枝枝,我們沒有血緣關系,你所期望的‘哥哥’,并不能成為所謂家人的最好羈絆。試著接受沒什么壞處,你所擔心的一切我都會處理好。”

“我是在勉強你,比起放手,我寧愿用盡手段將你留在身邊,哪怕你恨我。”

謝行止聲音很輕,輕得仿佛一吹就散。但又很沉,宛如夜色四合下的重重遠山。小心的,壓抑的,決絕的:“希望你能明白,你對我有多重要。”

陸南枝還無法理解謝行止這樣的感情,怔怔盯著他看了會兒,抽出手頭也不回跑回臥室。

整個人撲進被窩里,身體被軟綿綿的棉被包裹,心臟卻在劇烈跳動。她不知道怎么面對說出這番話的他。

這次謝行止沒攔她,看著那抹白色消失在轉角,深深嘆息著將身體陷入沙發。仰頭單手撫額無力地靜了會兒,才垂下手,失神地盯著吊燈。

向來一絲不茍的頭發因他剛才的動作變得有些凌亂,好半天,男人直起身,拿過桌上的冷茶替自己斟一杯。

謝行止鮮少沾酒,他總是清醒冷靜的,能夠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客觀分析利弊。但此時冷茶顯然并未澆熄心底的煩躁,轉身到室內吧臺前拿出威士忌,濃郁的核桃色***融入玻璃杯,和冰塊撞擊后發出輕微的“哐啷”聲。

喉結滾動,酒香灼燒而過。謝行止撐著吧臺坐下,烈酒帶來神經的麻痹,更深的無力感卻席卷全身。

他已經很克制,除了擁抱幾乎沒做什么過分親昵的動作。如果每次吻她都是這種反應,怎么搞得好?

他可以暫時遏制欲望,但他不是圣人,已經品嘗過她的甜美,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像從前一樣坐懷不亂。

他能夠篤定的是,哪怕陸南枝內心無法接受他們的關系突然發生轉變,她的身體卻騙不了人——她并沒有自己想象中抗拒和他的肢體接觸。

修長的手指微微摩挲杯壁,就像在回味她肌膚的觸感。男人英俊的面容一半隱匿在陰影中,沉如夜色的眼眸中是野獸般駭人的渴望。

無論如何,他總會讓她接受的。

尷尬的一夜過去,陸南枝磨磨蹭蹭起床時謝行止已經不在了。

餐桌上留著溫熱的早餐和一張便簽紙,紙上筆力遒勁飛揚一行字,告訴她他去德國出差,叮囑她再自己熱一熱早餐,按時吃飯。

謝行止就是這樣的男人,明明可以發條消息搞定的事,卻喜歡手寫留言這樣老派的方式。

周天晚上張叔送陸南枝去學校,蕭可一見她回來就穿著她那身格蘭芬多睡衣飛撲過去,半個人掛她身上:“小南枝~我可想死你了!”

已經習慣蕭可親昵動作的陸南枝還是有些臉紅,問她:“你周末沒回家嗎?”

蕭可聞言立刻擺了擺手:“回去就是被他們念叨,還不如學校清凈……誒,話說你和你那位大哥哥住一起嗎?”

冷不丁聽蕭可提起謝行止,陸南枝愣了一下,點頭。

蕭可立刻拿起手機翻出一則英文報道:“我在新聞上看見你哥了,牛匹啊,謝氏總裁?”

陸南枝順著蕭可的手機看一眼,配圖中的謝行止一掃私下的冰冷不近人情,唇角帶一抹儒雅的笑,一副溫柔紳士的模樣。

是了,真正的謝行止給人的感覺是凜冽鋒利的,如利刃,輕易能取敵首級于方寸間。

但商場談判和媒體上的謝行止卻是截然不同形象,甚至可以稱得上“溫潤如玉”。

儒雅的面具可以制造麻痹敵人的假象,微笑永遠比面無表情更可怕,因為永遠不知道那抹笑意背后隱藏的是什么。

——成熟人類的虛偽世界。

陸南枝如是定義。

見陸南枝輕輕點頭,蕭可又問:“新聞說他要去德國和慕尼黑政府談合作,哎,他平時是不是經常出差啊,你會想他嗎?”

還在和謝行止鬧別扭的陸南枝一聽這句話,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小松鼠一樣炸了一下毛,毫不猶豫:“不想!”

“哦……”蕭可沒見過陸南枝發小脾氣,稍微一愣,撓撓頭,敢情這是家庭關系出問題了?

陸南枝覺得她是不想謝行止的,但這次出差除了早晚安問候短信,一通電話都沒收到時,心里卻有些空落落的。

如果不是她清楚謝行止的作風,甚至會懷疑每天的短信是定時發送。她沒有回過短信,短信框里堆積的全是謝行止的單方面問候。

“枝枝,早安。”

“枝枝,晚安。”

最長的一條是“蘭葉市今天降溫,記得加衣服。早點睡,晚安。”

謝行止大概知道她還在因為強吻的事生氣,也沒強迫她回復??蛇@次出差的時間實在有些久,第一周張叔要來接她回家時她拒絕了,第二周來接她的仍然是張叔。

陸南枝:……

只有她一個人的家,回去也沒有意義。陸南枝繼續待在學校陪蕭可宅,期間沒忍住給許聽風發條微信,許聽風立刻發一張宴會上謝行止的偷拍照片過來,回復:“下周就回來了。”

【陸南枝:好好說話,別發照片】

【許聽風:哦……我以為你想老板了】
【陸南枝:我沒有!你不許亂說話!】

許聽風嘴上“好好好”,轉背立刻就給謝行止說了。剛回到Xanadu慕尼黑分店的謝行止一愣,緊繃多日的神色緩下來,“嗯”一聲算回復。

許聽風隨他走進電梯,雙手插在兜里,渾身上下帶股精致的雅痞氣質:“小公主這回怎么找我來了,你沒和她說?”

謝行止:“……”

“哦?”許聽風頓時一臉了然:“你該不會又……獸性大發?”

“……不會說話就把嘴閉上。”

“哦,那理性拜倒在男性的本能欲望下?”

“我沒有。”

“騙鬼呢?”

謝行止額上青筋跳了一下,控制住動手做掉許聽風的沖動,頭也不回率先走出電梯。直達頂級套房的電梯,安保人員與領班紛紛向走出電梯的男人頷首。謝行止有些煩躁,刷指紋進屋,將還欲八卦的許聽風關在門外,扯了領帶陷入沙發內。

拿出手機,手指停在置頂的名字上,頓了頓,最后還是沒有撥出去。

***

見過杜教授和應在青后,陸南枝去杜教授教研室的時間也多起來。

杜教授不在的時候往往是應在青指導她。應在青設計理念和她接近,本人也是杜教授親自蓋章認證的天賦型選手,和他相處往往讓陸南枝感覺如三月南風吹拂般溫柔愜意。

繼承應家強調與自然和諧“天人合一”和精簡“留白”美的設計理念的基礎上,應在青的設計更加靈動,東方飄逸的氣韻美在他的設計中一覽無遺,每一處線條都給人美的享受。

陸南枝深深感慨應在青真是天使一樣的存在,不然怎么能只是看著他就好像看到溫暖的光芒一樣呢。

雙手抵在下巴上沒忍住問出聲,陸南枝歪著腦袋看他:“師兄,怎樣才能成為像你一樣厲害的人呀?”

應在青正把同她講解過的典籍放回書架,天氣轉涼,他也換了件柔軟的米色針織衫。聞言他笑了笑,淺琥珀色的眼瞳中有秋日的暖光:“我并不厲害,只是能夠將自己想的東西表達出來。你不缺想法,只是缺一些說出來的勇氣。”

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,應在青也把陸南枝的性格摸得七七八八。能感覺出來她有些怕人,也不擅長與人交流。但她很有才華,對于這個小師妹,他愿意耐心引導她。

抬腕看一眼時間,應在青走過來拍拍她的頭:“走吧,送你回宿舍。”

陸南枝乖乖點頭,跟在應在青身邊走出建筑院舊樓。下樓梯時稍微有些沒踩穩,被應在青稍微扶一把:“小心。”

他身上帶著溫暖干燥的木質香氣,像融合了冬日的陽光和干凈的木葉。一聲“謝謝”才出口,耳際突然傳來一聲刺耳的汽車喇叭聲。

順著聲音看過去,看到了那輛熟悉的黑色邁巴赫。

陸南枝謝行止小說

以上就是我怎么敢兇你 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的精彩內容,本文作者,融情于文字里,以筆為犁,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,喜歡請關注本網,更多全本小說,等你發現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海南七星规律图下截 云南11选5专家预测推荐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上海11选5真准网 2019年一肖一肖码期期中 新疆11选5一定牛 买双色球的技巧 双色球246算法必中6红 吉林11选5彩经网 刘伯温全年资料四肖选一肖 广东11选五什么时候开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