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愛你繁花落盡(時婳霍權辭)全本完整版章節在線閱讀 全本完整版章節在線閱讀
愛你繁花落盡(時婳霍權辭)全本完整版章節在線閱讀

愛你繁花落盡(時婳霍權辭)全本完整版章節在線閱讀

《愛你繁花落盡》已完結,主角是時婳霍權辭,在這里提供時婳霍權辭全文免費閱讀。時沫捂著自己的臉,被打一巴掌已經很懵了,如今還被時婳指著鼻子罵。

3

舉報
下載閱讀

《愛你繁花落盡》已完結,主角是時婳霍權辭,在這里提供時婳霍權辭全文免費閱讀。時沫捂著自己的臉,被打一巴掌已經很懵了,如今還被時婳指著鼻子罵。

小說介紹

一張兩年的合約,她嫁給了傳聞中患有重疾的男人。外界都在嘲笑時婳守活寡,只有她咬牙切齒的看著身邊人。“霍總,你的重疾......”“還有精神說話?”“不是,霍總,你這是騙婚了吧?”“哦。”“我記得昨晚您在隔壁。”“我夢游了。”半夜換房說夢游,人前虐狗說演戲,時婳終于忍不可忍,老娘不干了??!她收拾行李想要逃出國,半道卻被從機場截了回去。“霍家少奶奶的位置只能是你,要么喪偶,沒有離異,自己選。”

愛你繁花落盡免費閱讀

第11章 時婳!你個賤人!
“打的就是你。”時婳揉著自己的手,微微一笑,“霍家是什么地位,你這些話要是被霍老爺子聽見了,你猜猜他會怎么對付時家?我老公就算重疾在身,那也是霍家人,你侮辱他,就是侮辱霍家,時沫啊時沫,我以為你被霍家小姐打了一巴掌,應該長進了些,沒想到還是這么豬腦子!”
時沫捂著自己的臉,被打一巴掌已經很懵了,如今還被時婳指著鼻子罵。
屈辱,不甘,怨恨!
“時婳!你個賤人!”
她作勢就要還手,可身后傳來的時強的聲音。
“住手!”
時沫不敢置信的扭頭看著自己的爸爸,她現在被欺負了,還是被時婳這個鄉下丫頭欺負,憑什么讓她住手!
時強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,臉上陰沉,皮笑肉不笑,“小婳嫁去霍家,見到了霍老爺子?”
霍家老爺子的地位超然,京都見過的沒有幾個。
時婳能見到對方,說明她在霍家不至于被人遺忘。
只要老爺子承認了她,這個霍家少奶奶的身份就有用。
時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沒有否認。
時強的心里狂喜,看來這丫頭是和霍家老爺子搭上線了。
“小婳啊,過來,這邊坐,爸爸有事情跟你說。”
想到這里,時強的態度一下子就變好了,順便瞪了時沫一眼。
時沫委屈的直掉眼淚,坐在沙發上的時遠瞬間看不下去了。
“爸,你沒看到妹妹被打了嗎?!怎么還偏袒這個野丫頭!”
他嘴上雖然說著時婳是野丫頭,一雙眼睛卻還是止不住的往她的身上瞄。
在這之前,他和時婳并沒有見過面,沒想到這長在外面的丫頭竟生的這樣一副身段樣貌。
一顰一嗔,都應了那句,縱是無情也動人。
他的心里瞬間癢了起來,目光熾熱。
這么美的女人嫁的老公卻不行,多可惜,其實他可以幫忙的。
時家的時遠也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混蛋,有名的二世祖,身邊的女人就沒有斷過。
喜歡的不喜歡的,他都要玩,玩膩了馬上尋找下一春。
時婳卻是他見過的最漂亮的一個,此刻回想,以前玩過的那些都成了入不得眼的庸脂俗粉,時遠當場就有了心思。
“那是她自己說話太冒失。”
時強的心開始偏向時婳,和霍家比起來,女兒算什么。
邢淼坐在沙發上沒有動,她早就知道,在這個男人的心中,利益才是最重要的。
當初他愛著柳清淺,卻能眼睜睜的看著柳清淺被其他人玷污欺負,只因為柳清淺的絕色美貌可以變現成真金白銀。
這個男人薄情,所以她才一早就為自己的女兒盤算。
如果時婳真的和霍家老爺子搭上線,那么沫沫這一巴掌確實值得。
“沫沫,過來。”她開口,眼里滿是疼惜。
時沫怨恨的不行,捂著自己的臉,委委屈屈的走了過去。
時婳挑眉,有時她很佩服邢淼,是個能屈能伸的女人,她的隱忍,時沫再長個二十年都追不上。
“既然你和霍家老爺子認識,那應該也認識霍司南,上次我說的事情,你還記得么?”
邢淼揉著時沫的腦袋,聲音淡淡的,嘴角帶著一絲冷笑。
只要沫沫嫁去霍家,他們母女倆也算是有了靠山。
老公靠不住,兒子靠不住,霍家是眼下最好的選擇。

愛你繁花落盡全文閱讀

第12章 如果她真的愿意去自取其辱
“霍司南已經回國了,最喜歡去的地方是溫色酒吧。”
時婳撩了撩自己的頭發,這是她聽霍琴琴說的。
邢淼的眼里劃過一絲懷疑,眉心擰著,難不成這個時婳還真入了霍老爺子的眼?
“以后關于霍司南的行蹤,隨時跟我匯報。”
霍司南是她相中的女婿,不管怎樣,一定要讓沫沫嫁過去!
“好好好,小婳,我就知道你能行,你這張臉天生就是被男人寵的,就算霍權辭是個半只腳踏進棺材的廢人,等他走了,你也能嫁給其他人,到時候我一定為你物色一個好人家。”
時強有些激動,本來對時婳沒有抱多大的希望,沒想到對方這么讓他意外。
時婳的眼里動了動,她不喜歡別人這么說霍權辭,那畢竟是她名義上的老公。
時強這是半點都不放過榨***的機會啊,要是霍權辭真的死了,按照霍家現在對她的厭惡程度,她肯定會被趕出來,時強說是要給她物色一個好人家,無非是那些在商業上和時家公司有著牽扯的油膩老董事。
一旁的時沫冷笑一聲,心里越發不甘,看到爸爸對時婳的態度,指甲深深的嵌進了掌心。
突然,她眼尖的發現時遠在時婳喝的茶里下了東西,她的嘴角勾了勾。
她這個哥哥喜歡玩,特別是玩美人,仗著時家少爺的身份,這些年禍害了不少女人。
爸爸打了,罵了,沒用,最后就放任對方不管了。
時遠是時家最不成器的一個,如果不是念著他是時家唯一的兒子,只怕時強早就把人逐出家門了。
這頓飯吃的并不歡快,邢淼一直在套話,想試探時婳和老爺子的真實關系,不過都被時婳擋了回去。
“你外婆那里我已經讓人去照顧了,不會有人打擾她老人家休息,待會兒沫沫和你去霍家,先和霍家人見個面,打好關系。”
邢淼說的云淡風輕,話里的威脅意味不言而喻。
時婳拿著筷子的手僵了一下,斂下眸底的寒光。
“時沫剛和霍琴琴鬧矛盾,霍琴琴已經放話,以后見她一次打一次,如果她真的愿意去自取其辱,我也不攔著。”
“時婳!”邢淼將碗摔在桌上,臉上鐵青。
她已經沒有計較這個人打沫沫的一巴掌,可對方說話句句帶刺,難不成真不在乎那個老不死的死活?
空氣一下子沉悶,火藥味十足,除了時沫,沒人注意到時遠的小動作。
“邢女士,這是霍琴琴親口說的,霍琴琴和我一直不對付,我要是把時沫帶過去,你也該知道時沫的下場,時家要是丟得起這個臉,我現在就可以把人帶過去。”
她的語氣輕飄飄的,氣得邢淼抬起了手,作勢就要一巴掌扇過去。
“好了!”時強終于說話,“既然知道了霍司南的行蹤,以后讓沫沫多去溫色轉轉就行了,何必急著去和霍家攀關系,只會惹來人家的厭煩。”
邢淼的臉色一陣白,“你現在幫著她,是不是還忘不了柳清淺那個賤女人?!時強,你別忘了,這些年可是我陪著你走過來的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還留著那個賤人的照片!我不說出來,只是不想鬧得太難看。”
邢淼這輩子誰都可以輸,唯獨不能輸給柳清淺!

小編推薦理由

小說情節最婉轉曲折,人物關系最錯綜復雜,文筆最優美,抽絲剝繭引人入勝本來就難,真的非常值得推薦!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海南七星规律图下截 黑龙江11选5胆 贵州今天快3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出号破解 宁夏11选5 北京11选五一定牛开奖查询 招商银行股票指数表现联动 福建22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 时时彩选号必中计算方法 理财专家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今天